招攬勞動力計劃緣何遭“冷落”

來源:'本站原創' 作者:本報特約評論員 柯本 時間:2019-10-11
分享到:

為了緩解日趨嚴峻的“勞力荒”,專門招攬外國勞動力的《出入國管理法》修正案2019年4月1日正式實施。按照安倍政府計劃,未來5年日本將從亞洲9個國家招募護理、住宿業、建筑等14個行業34.5萬勞動力,其中首年度要接納4.7萬外國勞動者。不過,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如今,招募計劃已實施6個月,僅有400多外國人取得新居留資格。

日本勞動力亮紅燈并非新近現象。幾十年來,日本主要通過“技能實習生制度”來彌補勞力缺口。不過,“技能實習生”在日本工作三年就必須回國。新的管理法給予了外國勞動力更長的居留期。新管理法將留日資格分為兩種:具備基本技能和日語能力的“特定技能1號”和具備極其熟練技能的“特定技能2號”。取得“1號”,便可以在日本工作5年;取得“2號”,便可申請永久居留,且能攜帶家屬。

為了配合新制度順利推行,日本還專門設立了出入國在留管理廳。該廳除了對出入境進行審查外,還負責對在日居留外國人的生活工作提供服務、進行支援。相較過去,安倍政府在招攬外國勞動力上似乎誠意更足,也更走心。不過,屈指可數的申請者則給安倍政府潑了一盆冷水。

這項制度尚未在亞洲國家全面鋪開,固然是招攬不力的原因。不過,新的管理制度依舊缺乏足夠吸引力、外國勞動力在日缺乏平等待遇才是很多人來日打工熱情大減的主因。

安倍政府存在一個誤解,認為一旦日本降低門檻、掃榻以待,外國勞動者便會蜂擁而至。時間倒退到30年前,日本非但備受亞洲年輕人青睞,甚至對全球年輕人也有吸引力。當時的日本是亞洲的領頭羊,在大多領域力壓域內國家。時過境遷,今天日本在亞洲不再一枝獨秀,各個領域都不缺追趕者和競爭者,比如新加坡、韓國便蠶食了日本對外國勞動者的吸引指數。在薪資收入水平上,日本的魅力便越來越少。數據顯示,2019年東京餐飲工作人員的平均月薪為1159億美元,新加坡2018年則為1032美元。

越南、泰國、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,一直是日本勞動力的主要來源國。隨著東南亞各國旅游業如火如荼,以及歐美、日本企業加大了東南亞投資,很多人不出國門便能實現就業。這稀釋了日本招攬外國人的努力。

允許“特定技能2號”永久居留、攜帶家屬,看起來很不錯,但取得這個資格的難度也相當之大。對于大多數外國人,也僅能跨過“特定技能1號”門檻。即便是留日學生,也多不具備這個資格,只能申請“1號”資格。可5年的期限,對他們沒有絲毫吸引力。

導致招攬計劃后勁乏力的,也與日企“差別化待遇”大有關系。與技能實習生一樣,盡管日本政府要求企業給予外國勞動力平等待遇,甚至高于日本國民待遇,實際上企業并未嚴格執行,不少體力勞動者獲得的報酬仍低于日本國民。尤其經濟不景氣,一些中小企業出于節約成本考慮,還把外國勞動力當成廉價勞動力。近年,不少技能實習生便頻繁遭遇工資被拖欠、身份證明被扣押、加班嚴重超時、精神遭摧殘等不公正待遇。這些悲慘往事,讓不少有來日計劃的外國勞動者打起退堂鼓。

隨著東京奧運會進入一年倒計時,日本勞動力市場進一步捉襟見肘。能否激發外國勞動者的來日熱情,需要日本消除職場歧視性,制定更完善的制度保障,讓外國勞動者享受到應有尊重和待遇。

相關閱讀:

驗證碼:
您還能輸入150字
條記錄 /頁  首頁   尾頁  第

11运夺金遗漏